當前位置: 略過巡覽連結首頁 > 資料庫 > 瀏覽資料庫文章
  • 生命倫理:探討魚翅來源與流浪狗安樂死真相
  • 出處:《弘誓雙月刊》第67期

探討魚翅來源與流浪狗安樂死真相

釋傳法(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

一、鯊魚保育與拒食魚翅

        11月25日上午,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與關懷生命協會在台灣立法院中興大樓103室舉行記者會,發表最新世界調查報告書:「割鰭棄身——全球未登記報備的鯊魚死亡案例」,報告中記錄了台灣籍遠洋漁船在公海及他國經濟海域(如哥斯大黎加與印尼巴里島)從事割鰭棄身的違法作業,以及亞洲地區魚翅業者為了私利,剝削其他國家海洋資源的行徑。

        本次記者會由胡因夢小姐主持,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顧問Susie Watts小姐與昭慧法師及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楊憲宏先生都表示:鯊魚保育刻不容緩,否則即將遭到滅絕的命運,除了呼籲消費者拒吃魚翅之外,也呼籲政府有關部門從嚴禁止漁業公司在外海對鯊魚割鰭棄身的殘忍行為。隨後播放六分鐘的短片,讓記者瞭解鯊魚遭到割鰭棄身的慘狀,以及國際鯊魚獵捕與魚翅販售情形。

        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羅文坤表示,台灣民眾消費魚翅的比率逐漸下降,根據調查數據顯示,每1千人中有45%的人不吃魚翅,同時停吃魚翅的比率比起4年前上升了14%,另外,食用魚翅者中,則有68%的人表示已經減少食用量了。

        由於這是自十年前犀牛角及老虎鞭事件以來,國際野生動物組織再次對台灣漁業之反彈聲浪,因此本次記者會到場記者非常之多,擠滿了103室。

        其中有記者質疑:既然哥斯大黎加本國都沒有將此視為違法,台灣也不是捕鯊國家與魚翅消費國家之中最差勁的一個(魚翅消費量最龐大的是中國大陸),為何Wild Aid卻鎖定台灣加以控訴?

        Susie Watts說:這樣的呼籲不祇是在台灣,也同樣在星、馬、菲等國家先後進行。楊憲宏解釋:這表示台灣是一個有希望的地方,歷來政府與民間對野生動物保育所做的努力也有目共睹,所以國際組織對我們愛深責切。且若等待各國判定「割鰭棄身」事屬違法,則即將瀕臨絕種的鯊魚,要再保育也已緩不濟急。昭慧法師則補充說明:今日重點不在「違不違法」,而在「是否殘忍而暴殄天物」;而NGO(非政府組織)本來就走在政府與法律的前面,逐漸將其訴求尋求社會共識而轉換為法律,因此若等待法律條文出現,政府只要依法執政,NGO就用不著站出來了。

        但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指出,由於哥斯大黎加已明文禁止將鯊魚「割鰭棄身」,漁業署已要求我國籍漁船必須遵守該國法令;而我國對鯊魚可以說是「全魚利用」,包括鯊魚的肉、皮、鰭、腸胃、骨骼及牙齒等,都各有用途,例如肉、皮、鰭及腸胃可做成各式食品,骨骼可製藥,牙齒則能製成裝飾品;由於鯊魚全身都有利用價值,「割鰭棄身」可能性並不高,唯一可挑戰的是經年在海上作業的遠洋漁船,或因魚艙有限,或因部分種類鯊魚肉商業價值不高,才會有「割鰭棄身」行為。(本段報導見92.11.26民生報)

        國際保育團體指控台灣遠洋漁船捕鯊魚「割鰭棄身」,26日,高雄區漁會及台灣區鮪魚公會均為所屬的遠洋漁船喊冤。兩團體研判,可能是中共等國家或台灣部分一百噸以下的小型漁船惹禍,害大型遠洋漁船「背黑鍋」。高雄區漁會分析,小型漁船載重量及冷凍設施較有限,有可能為了儘量多載高經濟價值的鯊魚翅,才衍生「割鰭棄身」情形。鮪魚公會表示,就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指控的台灣漁船的船名看,都是編號CT四,即一百噸以下的漁船。該公會所屬漁船噸位都在一百噸以上,保育團體對台灣遠洋漁船放砲,已讓守法的台灣大型遠洋漁船背了黑鍋。據鮪魚公會透過管道了解,捕鯊魚割鰭棄身情形,通常發生在國外捕獲「水鯊」時。「水鯊」肉質差,經濟價值低,小型漁船載了不划算,才會就地割鰭棄身。(本段報導見92.11.27聯合報)

        針對11月25日農委會漁業署回應「台籍漁船在哥斯大黎加經濟海域沒有割鰭行為,均為全魚利用」一事,27日,哥斯大黎加保育團體PRETOMA][1]與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共同發表最新聲明。

        來自哥斯大黎加聖荷西(San Jose)11月27日的報導,根據PRETOMA與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數個月的調查顯示,掛有中華民國國旗的遠洋漁船生財發號,曾經被拍攝到在哥斯大黎加專屬經濟海域非法獵捕鯊魚。PRETOMA揭發生財發號(Sheng I Tsay 3)的不法行為後,哥斯大黎加當局仍放任該船回到哥斯大黎加太平洋岸最大的潘達雷諾斯港內非法私人碼頭,卸下數公噸的魚翅。

        PRETOMA生物學家Jorge Ballestero表示:「PRETOMA期許台灣及哥國政府可以正視全球鯊魚數量劇減的嚴重問題,並深信兩國可以在鯊魚保育中扮演關鍵性角色。由於過量的濫捕,使得鯊魚這種高迴游性的物種數量減少超過90%。哥斯大黎加和台灣有著長期友好的邦交關係,因此兩國應該共同為全球鯊魚資源負起責任。」

        筆者以為,國際間對割鰭的限制與鯊魚的保育已經是必然的趨勢,我國漁民在哥斯大黎加有那些行動,政府相關單位應該負起公共責任,針對這一個可能危及我邦交國生態的行為做出解決與預防的正確行動。而不應一味遮掩,裝做沒事;也不能祭出民族主義的大纛,讓「人道對待鯊魚」的訴求變調。

 

二、揭發公立流浪動物收容所安樂死真相

        許多人誤以為,流浪狗與其賴活,不如好死,所以將它們安樂死,是一條可行之徑。然而這樣的錯覺,卻降低了人們對流浪動物苦難處境的嚴重關注。關懷生命協會為了揭發流浪狗在「安樂死」假象之下悲慘而死的真相,以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與反省,並迫令地方政府改善對待犬隻的方式,乃於92年12月24日上午,聯合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台南市流浪動物關懷協會與台聯黨籍立委陳建銘先生,在立法院中興大樓103室召開「公立流浪動物收容所安樂死真相公開」記者會,會中公開拍攝自台灣公立流浪動物收容所安樂死過程,提出流浪動物「捕殺」政策無效率、不人道、浪費公帑的質疑,呼籲行政院農委會與民眾應「以絕育代替捕殺」、「以領養代替購買」,才是人道、解決流浪動物的根本之道。

        王幸男、郭榮宗、林政義、李桐豪等立法委員皆踴躍出席記者會,在主持人陳建銘委員敘述召開記者會的目的之後,筆者發言指出,絕育才是解決流浪動物的根本之道,等到動物出生到世界再「以殺制量」處理,不只傷害動物,更是對人類良知與文明的一大傷害。而根據官方公布的資料,農委會的犬隻絕育措施,91年辦理七千七百五十隻,但安樂死的數量卻達四萬一千九百多隻。

        接著立法委員接續發言表達對於流浪動物問題的關切,回應動保團體之訴求,呼籲政府主管機關做好絕育、寵物管制等源頭管理,建立更合乎人性、尊重生命的流浪動物管理政策。王幸男委員提出懷疑:農委會播給地方政府收容所之經費,極可能被挪作他用。林政義委員身為澳洲僑選立委,說明澳洲流浪動物管理制度以作為台灣借鏡。郭榮宗委員則從公立收容所花費巨額公帑,卻如此殘忍無效率提出質疑。

        接著公佈關懷生命協會「台灣公立流浪動物收容所安樂死真相」影片,影片中記錄流浪狗從籠中被拖出,狗兒極力反抗,因恐懼而脫糞,執行獸醫師用針筒直接穿刺狗的胸腔,狗兒是在痛苦恐懼中慘死,一點也不安樂。

        由於這是動物收容所的安樂死「黑箱」首度被公佈,因此本次記者會到場記者非常之多,擠滿了103室。記者提問什麼才是真正的安樂死?湖光動物醫院醫師林雅哲表示,安樂死真正的用意是在動物沒有痊癒希望,或在死亡前有極大的痛苦,為了減輕痛苦而採用安樂死的方法,而藥物注射也會打在心臟,但是從影片中可以發現藥物是打在胸腔上,反而增加動物的痛苦、相當殘忍。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華欣家畜醫院院長黃慶榮醫師也表示,政府單位基於捕殺措施之下執行安樂死,應該對安樂死進行監督、提供執行人員教育訓練,讓安樂死真正合乎人道;但是另一方面,若不從源頭管理,根本無法解決流浪動物問題,政府應編列經費鼓勵絕育,才是根本之道。

        根據估計,台灣犬隻總數量有一百七十萬隻,其中超過一百四十萬隻沒有絕育,而農委會公布的重要施政計畫,卻沒有將犬隻絕育列入施政目標。關懷生命協會以台北市動物之家推估流浪動物捕殺成本,結果發現加上人事、管理成本後,每捕殺一隻流浪狗需花費新台幣四千八百多元。陳建銘指出,絕育比捕殺每隻要便宜兩千三百元以上,且每隻流浪動物一進公立收容所,就要花三千六百多元,七天後就必須安樂死,如果交由民間收容所,相同的經費可以飼養一百八十天。

        林雅哲認為,如果選擇結紮生育年齡的母狗,減少流浪動物的效益是百分之百,但現在政府的做法是不分公、母狗一律捕殺,效率只有百分之五十,相當不符經濟效益。台南市流浪動物關懷協會理事長陳正育則公佈明年1月31日的遊行活動,以絕育代替捕殺為遊行主要訴求,展現民意讓政府正視流浪動物問題。

        陳建銘委員向農委會提出呼籲,要求訂出具體目標,包括安樂死數量逐年減少,兩年內達成減半的目標、每年辦理至少四萬隻犬隻絕育,並逐年提升,另外也要求建立寵物繁殖與買賣許可制度,以絕育替代安樂死的做法。


 

[1] PRETOMA(Programa Restauracion de Tortugas Marinas)是哥斯大黎加國內非營利、私人的環境保護組織,從事宣傳提高漁民對海洋生態的責任、保護海龜、鯊魚及維護海洋生態的豐富。

 

上一篇 下一篇
玄奘大學宗教學系
佛教弘誓學院
台灣生命倫理學會
中央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1 Research Center for Applied ethics. All Rights Reserved.
©玄奘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
Hsinchu, Taiwan, R.O.C.
本網站由 昱得資訊工作室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