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略過巡覽連結首頁 > 資料庫 > 瀏覽資料庫文章
  • 生命倫理:昭慧法師談護生與放生
  • 出處:《弘誓雙月刊》第141期

昭慧法師談護生與放生

 
林瑞珠訪談‧駱亭伶紀錄
 
       首先我要澄清,是否放生者都屬於佛教團體?事實上,凡是強調吃素的宗教團體,都有可能從事放生活動。一般人可能以為:如果放生者屬於佛教團體,問題就比較簡單,例如請佛教領袖出面呼籲,信眾就會遵守。我想要釐清一下,由於佛教並不沒有中央集權的教會,有一個共同的領導中心,可以一呼百諾;佛教團體事實上是各自為政,每個法師有各自的言論自由,也有各自的信徒,所以或許A法師呼籲不要放生,但是有B法師是提倡放生的。信眾可能會選擇聽B法師而非A法師的說法。所以在這方面不能夠有對佛教領袖太大的期待。
 
  但是無論如何,我在民國82年與友人共同創辦的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成立已經有20年會齡,我是佛教徒,當然是反對目前這種形態的放生模式。關於「放生」這件事,我想請大家先以同理心,回到源頭去了解他們為何這麼做,否則倘若只是一味指責,這樣做反而會引起抗拒,失去彼此對話的空間。
 
  放生者很多都是受到佛教傳統經典或古時高僧的影響,他們認為佛教是講求「護生」的,理所當然要落實到「放生」行動。放生行為古已有之。《阿含經》記載,佛陀時代的祭祀大典,有牛、馬、羊等和各種小動物即將殺作祭品,有婆羅門(祭司)問佛陀:祭祀是否有功德?佛陀回答:為了求得自己的快樂而殺生祭祀,不但沒有功德,反而有所罪殃。佛陀這種義正辭嚴的說法,震撼了這位祭司,他於是就把行將宰殺的動物全都放生了。光是這段佛陀的回應所引起的效應,就足以成為放生者所認同遵循的典範。
 
  但問題是:今天的放生者沒有意識到,過去是農業社會,像印度到現在還到處可見就地躺在馬路上的牛。在農業社會裡,人與動物共生共存於同一場域,似乎沒什麼困難,鄉間處處可見動物,所以放掉幾隻動物,對居民生活並無太大差別。但是現代社會的環境已經不同,像集約式農場所飼養的經濟動物,數量相當龐大,例如美國一個超大農場,可能就飼養著上萬隻雞,能夠都放掉牠們嗎?而現在的環境是人車爭道,直接就地放生,反而置動物於險境之中,也很有可能對整體生態環境造成傷害。因此早已失去了放生、護生的意義。
 
  所以必須釐清的是:佛家的智慧是「因緣生法」的智慧,是一種講求「中道」的智慧。佛陀說的佛法,是要在當時的因緣條件下,能以最大化效益的方式來幫助眾生,並非照本宣科。否則即使在今天說服了一個祭祀大典的主人,將籠子打開來,但請問動物要走到哪裡去?負責任的處理,必須做到建立一個動物樂園或農場,來收養並照護這些動物,而不是只做前端放生動作。
 
     所以我想,第一個重點是,了解哪些放生團體受到佛教教義影響較深,可以提醒他們注意,即使當年佛陀悲憫動物而護生,但是當時比丘僧尼也還是無法禁絕肉食的。這就是中道的智慧,因為當時僧尼是必須四處乞食,乞討到什麼就吃什麼,不像後來中國寺院可以自炊素食。佛陀並沒說比丘吃肉犯大戒,但今日看來則肉食顯然非屬必要,有可素食的選擇而存心肉食,這就不好。我們不能將佛陀時代的乞食景象,整套搬將過來,也就不宜單挑「僧尼肉食」的先例來大作文章。
 
     即使放生的動機純正,都要考慮今天的因緣條件,考量如何將對動物的悲憫心做到極大化效益。我們可以把這份悲憫心,拿來形成一個有力的團體,來對政府與農場施壓,讓經濟動物的處境獲得改善,提升飼養條件,實施較為人道的屠宰方式,以減少動物死前的痛苦;也可以將這份悲憫心用於對一般人的宣導,請大家素食或至少減低肉食比例。放生團體只要把念頭一轉,依然可以就著這份悲憫心,發揮很大的力量。
 
  我想,為動物發聲,是一條相當艱辛的路程,需要溝通觀念,凝聚共識,大家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彼此不是敵人。否則一直指責放生團體,只是讓他們更蜷縮,更覺得受傷,認為世界不了解他們、輿論好可惡,這樣對事情是沒有幫助的。
 
  話說前陣子令我們毛骨悚然的事件——把毒蛇拿來放生的行為,我也曾遇到過有人提著兩桶蚯蚓過來問我,要怎麼辦?我回答道:蚯蚓在土壤裡好端端的,你沒事找事做,幹嘛抓一大堆來,問我該怎麼做?有些放生者沒有緣起中道智慧,只有滿腔熱血,沒有想到這些白做、無意義的舉動,會引起什麼樣的反感。
 
  為什麼有毒蛇被放生呢?我們看到的是結果,倘若沒有上探因緣,事情還是會一再發生。很多人都看過華西街殺蛇,蛇皮當場被活生生剝脫,真是十分殘忍!或許有人是因為看了滿懷悲憤,認為自己不得不做點事情。放生者往往會這麼想:公道何在?我們放生蛇類,難道比商人殺蛇的行為更可惡是嗎?他們不服氣的也正是這點。所以社會大眾應該反思:這種大量飼養毒蛇然後殘忍宰殺的行為,難道不該被譴責嗎?一般人就算是不可能吃素,但有必要用這麼殘忍的方式殺虐動物嗎?動保法與野生動物保育法既已立法,為何又不針對這樣的虐殺行為予以取締?而坐視華西街殺蛇奇觀成為台灣的國際笑柄,愛護動物者心中的痛?
 
  我想,反放生者不妨用平等心,很懇切地與放生團體溝通。動物受到虐待,大家都很不捨,但是現在跟佛陀時代的因緣已經不同,必須把悲痛化為力量,大家一同要求政府改善經濟動物的處境,在上游作業而不是只在下游放生。否則放生只是增加經濟動物的更多痛苦。因為,只要市場機制仍舊存在,源於你的放生,會讓更多人捕捉動物,動物會因此而受更大的痛苦,你甚至會成為捕捉、販賣動物者的幫凶。
 
  至於說,放生有沒有功德,用悲憫心看這些動物離苦得樂,功德不能說是沒有的,但是倘若因此而造成生態浩劫與動物苦難,那麼造出來的罪孽更大。所以在更高層次的價值觀上,我們的放生行為不能有「個人功德」的功利想法,得把自己放開,才能把問題看得更清楚。
 
  最後,希望放生團體能夠轉型,讓我們一同來投入對動物有饒益的種種動物保護運動。
上一篇 下一篇
玄奘大學宗教學系
佛教弘誓學院
台灣生命倫理學會
中央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1 Research Center for Applied ethics. All Rights Reserved.
©玄奘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
Hsinchu, Taiwan, R.O.C.
本網站由 昱得資訊工作室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