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略過巡覽連結首頁 > 資料庫 > 瀏覽資料庫文章
  • 動物倫理:動物權的立場──《打破牢籠》作者序
  • 出處:《弘誓雙月刊》第139期
動物權的立場──《打破牢籠》作者序
 
Tom Regan
 
陳若華譯 
 
  人類捕捉動物,作為食用或實驗等各種用途,但這些動物是有生命的,與其為人類所用,能夠活著對牠們的意義更加重大。牠們明白自己並非地球上唯一的物種,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牠們不介意人類所加諸於牠們身上的一切。每個生物都具有生命,但過得好或壞,取決於物種。
  每條生命都有生理、個人及社交的需求,滿足這些需求會帶來歡愉。反之,挫折及虐待則會帶來痛苦。單看這些基本需求,實驗室及農場裡頭的動物其實跟人類並沒有兩樣。因此,與動物及他人相處的倫理準則,便是要接受彼此有相同的基本道德原則。
  人類道德最深層的意義,便在於每個人都擁有獨立的價值觀。價值觀的好壞,不能以是否能夠促進他人利益來衡量。因此,與人相處之時,如果無法尊重對方的價值觀,那就是違背了人類最基本的權利:受尊重的權利。
  動物權要求的並不多,只要大家接受且尊重前述的邏輯即可,因為所有聲稱人類擁有獨立價值觀的論證,其實都暗示了動物跟人類同樣都具有獨立的價值觀。不僅如此,認為人類有受尊重之權利的觀點,其實也暗指動物跟人類同樣都具有這樣的權利,並沒有什麼差異。
  如果認同的話,以下的陳述應該也毫無疑義:女人生下來不是為了服侍男人、黑人不是非做白人的奴僕不可、窮人不是富人的附庸、弱者不是就該受強者欺凌。動物權不只同意這些論述,甚至主張動物也有獨立的價值及權利。而且藉由論證動物並不是天生下來就要服務人類,進一步強化這些觀點。過程中,動物權所提出的論點經得起科學檢驗,道德上也不偏頗。
  一旦接受這項事實,大家就會了解為何我們堅決認為動物不該受到任何虐待。對於實驗用的動物,正義並不是給牠們更大、更乾淨的牢籠,而是要「打破牢籠」。正義也不是改走「傳統」的畜牧業,而是應該要終結一切動物屍體的買賣交易。正義當然也不只是「更人道」的狩獵方法及陷阱,而是要徹底根除這些野蠻行為。
  如果不公不義如此顯而易見,我們就必須堅定不移地反對。過去,正義要的可不是「修正」的奴隸制度、「修正」的童工制度,當然也不是「修正」的男尊女卑。上述每個案例都指明,只有「徹底廢除」才是唯一符合道德的答案。單純「修正」,只是容許不公不義繼續存在。
  所以,對於動物受到不正當的利用一事,動物權的回應與前述相同,那就是「徹底廢除」。不管這些行為是發生在農場裡、實驗室中,或是原野上,都一樣,我們不需要「修正」不正當的行為,而是應該徹底終結一切。我們的要求不多,僅止於此,但也絕不會有所妥協。
上一篇 下一篇
玄奘大學宗教學系
佛教弘誓學院
台灣生命倫理學會
中央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1 Research Center for Applied ethics. All Rights Reserved.
©玄奘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
Hsinchu, Taiwan, R.O.C.
本網站由 昱得資訊工作室 建置維護